防護服遇到生理期是什么體驗?一片普通的衛生用品,成為奢侈品

原創:李瀟瀟39健康網2020-02-12 17:56:50

捐贈安心褲不應該是志愿者們勞心勞力,也不該是任何社會組織慈善基金,甚至不應該是婦聯,這本應該劃進‘戰時狀態’的統一采購分派的必需物資,個人和其他機構的能力太有限了

“我們這里什么都缺!”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初期,湖北黃石市中心醫院后期保障部的一位工作人員如是說。

“疫情的拐點還未到來,未來(醫療物資)可能還會存在較大缺口。”湖北副省長曹廣晶在近期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表示。

新冠肺炎疫情以來,“缺”字始終是懸在核心疫區湖北頭上的一大難題,從各個定點醫院的求助到官方發布的各類信息可見,醫務人員最缺的是口罩、防護服等防護物資,全國人民捐款捐物,海外同胞瘋狂掃貨,皆是為了填補這一缺口。

除了口罩、防護服之外,湖北的醫務人員還缺什么?95后姑娘梁鈺給出的答案是衛生巾、安心褲(褲型衛生巾)。

“穿防護服要那么久,她們遇到生理期怎么辦?”起初這僅僅是梁鈺個人腦袋里的問號,當她和朋友聯系到湖北一線的女性醫務人員,并陸續在微博接到求助私信后,她意識到,缺衛生用品不僅僅是某一個醫生或一家醫院面臨的問題,于是在網絡發起了“姐妹戰疫安心行動”,尋求網友的支持,共同為一線的她們捐衛生用品。

◎ #姐妹戰疫安心行動# 相關圖片。/ 梁鈺微博

“現在任何物資都不可能像口罩、防護服那么缺,但衛生用品確實是一線人員的一個痛點。”梁鈺告訴39深呼吸。

1

護士男女比例是1:99

一線戰“疫”,女性撐起半邊天

武漢1月23日封城以后,全國各地的醫療隊陸續集結進入湖北,單單武漢已經有接近2萬來自全國的醫務人員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各個醫療隊女性占據多數,有媒體統計近10個醫療隊的男女比例,女性最低占比55%,最高達到100%。以青海省醫療隊為例,1月29日~30日派出135名醫務工作者,其中有97名女性,女性比例占到70%以上。

◎ 青海省首批支援湖北醫療隊135名醫務人員到達機場。/ 青海大學附屬醫院官網

39深呼吸從北京中醫藥大學東直門醫院馳援武漢醫療隊了解到,該醫院派出的醫療隊共20人,其中女生14人,包括13名護士,1名醫生,女性隊員比例同樣達到70%。

這并不奇怪,多數援鄂醫療隊是一名醫生+若干護士的配置,而在我國護士男女比例是1:99,是典型的“女性職業”。如果按照70%的比例計算,此次來自外援的武漢女性醫務人員人數就近14000名。

除了外援米乐体育官网下载,湖北本省的女性醫務人員數量也不低。根據2018年湖北統計公報的數據,湖北省共有衛生計生人員總數51.7萬人,其中執業(助理)醫師15.1萬人,注冊護士19萬人。如果醫師男女比例按對半來計算,湖北本省的女性醫護人員就超過25萬人。

疫情面前,不分男女,在新冠肺炎定點醫院的隔離病區,為了避免交叉感染,所有醫護人員都要身著密不透風的防護服。在防護物資緊缺的情況下,為了節省防護服,許多醫護人員為了少上或不上廁所而不敢喝水,甚至穿上了尿不濕。

◎ 鄭州醫護人員組團穿尿不濕。/ 騰訊新聞視頻

“現在進到隔離病區是四到六個小時,但加上交接班、消毒、脫防護服等流程,基本上都要五到七個小時是穿著這個防護服的,我每次都會去穿尿不濕,雖然沒有真正使用過它,但畢竟這么長時間的工作,穿上心里也會踏實一些。”北京中醫藥大學東直門醫院馳援武漢醫療隊隊員、骨科一區護士長杜漸告訴39深呼吸,醫療隊的男醫生也會穿尿不濕,這些都是以往工作中沒遇過的情況。

◎ 穿著防護服的杜漸。/ 受訪者供圖

上廁所的問題或許可以通過憋或穿尿不濕的方法來解決,但對于幾十萬女性醫務人員來說,生理期就不是一個“忍”字就能解決的,然而當大多數人去關注女醫務人員剪去長發或臉上勒出的印痕,卻鮮有人關心她們的這一需求。

當防護服遇到生理期是一種怎樣的體驗?杜漸說:“在生理期,女生本身就會有因為失血造成的頭暈乏力、腰酸背痛或小腹墜脹的不適,穿著防護服進入隔離病房后,在密閉的缺氧的狀態下,這些癥狀一定會加重。”

更重要的是,因為穿著防護服,更換衛生用品的次數也會受限,“如果不是穿著隔離服,隨著這個經期的月經量不同,我們可能更換的頻次會比較多,但進入隔離病房,基本上從穿上隔離服到脫下的話差不多要六個半到七個小時的時間,這段時間肯定是不能及時地去更換。”

◎ 梁鈺在微博呼吁外界多關注疫區女性。/ 微博截圖

復旦大學附屬婦產科醫院主任醫師鄒世恩介紹,正常情況下,建議女性經血多的時候2~3小時更換一次衛生巾,量少時3-4小時更換一次,血是病菌的培養基,積血時間久了容易滋生病菌,長期不更換可能引發生殖道感染。

這些知識點,對于醫護人員來說,不可能不知道,但情勢所迫,只能先自我克服。幸運的是,杜漸所在的醫療隊在醫院出發時,已經考慮到這一點,準備了相應的物資,目前并沒有遇到衛生用品短缺的情況。

但梁鈺了解到的情況是,在不少醫院,女性醫務人員面臨衛生用品短缺的情況。

2

疫情十萬火急

聚焦火力,解決女性燃眉之急

“終于有人為我們發聲了!”

這是22歲護士劉潔在梁鈺微博下的評論,她所在的湖北黃岡某縣醫院,“在崗的一線女性占比超60%,生理期真的很麻煩,忍著生理痛還要繼續堅守崗位,連衛生用品都沒有,向護士長申請了兩天都沒發下來。”

◎ #姐妹戰疫安心行動# 已經有接近10萬的討論。/ 微博截圖

孝感距離武漢僅約60公里,春運開始后,湖北省內從武漢到地方的人數孝感位居前列,也成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“重災區”,累積確診病例僅次于武漢。

關于孝感的情況,梁鈺向39深呼吸分享了一組這樣的數據:在這個地級市,女性醫護人員達到1.6萬,按照最低衛生標準,一個月生理期按三天算,每人每天兩片,一個地級市的需求量就達到10萬片。

對于這種非每天都要使用的私密物品,很多人的第一反應可能是,個人是否可以自主解決呢?

◎ 一片再普通不過的衛生用品,對于前線的女性醫護人員來說是奢侈品。/ quanjing

劉潔對此表示無奈,自己作為一線醫務人員身處隔離區,無法外出采買。這一點,39深呼吸從杜漸那里得到證實,“考慮安全問題,盡可能不出去私人購買,我們基本上就是兩點一線,從我們的酒店到單位去工作,從單位下了班就回到酒店。”

家人是否可以幫助采買?劉潔表示,自己所在的小縣城,“超市的話是真的沒開門”,而家人都在老家隔離,“有很多農村的路也封掉了,家里有孩子也不敢出門”。

至于網購,物流成為最大的阻礙,梁鈺分享了一個武漢朋友遇到的事情:一月份網購的東西,顯示已經在武漢了,但是遲遲不派送。

疫情十萬火急,準備不足,像劉潔這樣無法解決衛生用品需求的還有在方艙醫院的醫務人員,梁鈺向39深呼吸舉了兩個例子:某方艙醫院的醫療隊聯系到她,說前一天凌晨兩點突然集合,根本沒有給時間準備,東西很不齊全;來自海南的一支有9名女性的醫療隊發出求助,表示有兩個人來了大姨媽,自帶的尿不濕都用上了,但只剩下兩三片,“我同事今天血和尿都混在一起了”。

◎ 方艙醫院的醫療隊因為缺少安心褲,發給梁鈺的求助信息。/ 梁鈺微博截圖

梁鈺為真正幫助到前線醫務人員而高興,但隨著河南、湖南等非核心疫區的求助也來到的時候,她有點崩潰,“究竟缺口有多大啊?”

“如果醫院可以統一發放,是最方便,也最安全的方式。”梁鈺說,這是自己想做安全褲、衛生巾等用品捐贈的初衷。

群眾的力量是巨大的,根據梁鈺在微博發布的消息,截止2月10日17:00,團隊共計協調5個品牌3個團體,牽頭定點捐贈安心褲超過 17萬條,衛生巾 2880 片,涵蓋武漢、黃岡、孝感、鄂州等地區26家醫院,而聯合無錫的靈山慈善基金會的公開募捐活動,也完成了目標金額。

◎ #姐妹戰疫安心行動# 志愿團隊聯合無錫的靈山慈善基金會的公開募捐活動,已經完成了目標金額。/ 微博截圖

讓她更心疼的是,當她和志愿者聯系醫院的女性醫務人員時,醫務人員會覺得這是非必需物資,不好意思提需求,“每次問需要多少,都特別不好意思,好像提什么過分要求一樣,和我們說你們盡力就好。”

◎ 捐贈的安心褲送達湖北有需求的醫院。/ 梁鈺微博

“其實是我們對不起她們,沒有保護好她們。”梁鈺希望更多品牌加入捐贈中,為一線女性醫務人員解決難以言說的燃眉之急。

3

亡羊補牢的教訓

戰時狀態,必需物資必須統一采購

按照前文的推算米乐体育官网下载,如果湖北女性醫務人員人數按照26萬計算,以每月三天、每天兩片的量供應,那么衛生棉的保守需求量是156萬片。39深呼吸在電商平臺統計發現,普通安心褲單價從三塊多到七塊多不等,如果取5塊的均價,那么費用達到780萬。

梁鈺不是第一個,也不是唯一關注女性醫務人員安心褲短缺問題的人,比如2月初杭州市婦聯曾為一線醫務人員籌集1500箱價值50余萬元的護理用品米乐体育官网下载,包括7.76萬條成人紙尿褲、醫用拉拉褲、女用安心褲以及7200包濕巾紙。

◎ 中華女子學院志愿者也發出捐贈倡議。/ 中國婦女報官網截圖

但相比龐大的女性醫務人員和背后的需求,這些還遠遠不夠,而現在發起的捐贈,梁鈺告訴39深呼吸,在對接捐贈方和受贈醫院時,面臨物流運輸、接收制度、溝通等多方面的困難。

物流方面,以武漢為例,因為封城,運送物資時,首先要找到能出門的志愿者車隊,“車隊都是志愿者,他們自己也要去申請證,出門的證,過橋也要證。”

醫院接收外界捐贈物資需要開具蓋有公章的證明,但現在收治輕癥患者的方艙醫院,并非獨立的行政單位,物資接收只能和各個地方的醫療隊逐一聯系,這使得溝通對接工作更加復雜,后期還面對存儲和分發人員不足的問題。

直接與定點醫院的捐贈也并不總是順利,梁鈺曾聯系一家武漢的定點醫院,“原本和品牌方說好了捐贈安心褲,結果領導說不需要”,現在她更希望熱心網友可以直接問一線女性醫護人員是否需要。

“捐贈安心褲不應該是志愿者們勞心勞力,也不該是任何社會組織慈善基金,甚至不應該是婦聯,這本應該劃進‘戰時狀態’的統一采購分派的必需物資,個人和其他機構的能力太有限了。” 梁鈺說,亡羊補牢的教訓有這一次就夠了。

梁鈺統籌捐贈的物資還包括一次性內褲 3120 條以及700支護手霜,而在“姐妹戰疫安心行動”的相關微博下面,不少女網友還提出捐贈紅糖姜茶、暖寶寶等物資,相比口罩、防護服等物資,這些不是緊缺的,但又是不可或缺的生活物資,可以讓她們無后顧之憂,安心戰“疫”。

梁鈺提了一個小細節,最初聯系到醫務人員問是否缺安全褲時,有人發出“哇”的驚喜聲。

舉全國之力,共克時艱,這場抗疫之戰是艱難的,但是當我們強調大局為重,不應該以犧牲個人最基本的需求為前提,有些事情本可以做得更到位,至少以此為鑒,在下一次危難到來之時,可以做得更好。


(應受訪者要求,文中劉潔為化名)


參考資料:

[1].“我們什么都缺!”湖北醫療物資缺口很大. 健康時報

[2].湖北省副省長:疫情拐點未到,醫療物資未來可能還會存在較大缺口. 環球時報

[3].吹響集結號 全國近2萬名白衣戰士緊急馳援!武漢 你絕不孤單!. 新民晚報

[4].青海79名女性醫護人員來武漢后,集體做了這件事. 楚天都市報

[5].前線的女醫護人員,穿上了防護服,如果來月經,怎么辦?. 恩哥聊健康

[6].杭州婦聯籌集1500箱成人尿褲女用拉拉褲送一線醫務人員. 杭州網


39健康網(www.39.net)原創內容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必究。
內容合作請聯系:020-85501999-8819或39media@mail.39.net

39深呼吸

掃一掃關注

-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© 2000-2019  |